当前位置首页 >> 单枪匹马 >> 正文

胡歌换定位演员不只要养眼我已不是美少年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9-30

胡歌说自己已经不美了,想癫病发病原因抛弃观众对他的偶像定位。

昨日,电视剧《风中奇缘》在湖南卫视开播。剧中,胡歌再现10年前《仙剑》中“翩翩美少年”的形象,不过,相比以前他也有突破,这次他在剧中经常是坐着演。“突破”一直是今年32岁的胡歌这几年最想做的事情,他想卸掉“偶像”包袱,“我是演员,但偶像不是职业,为了这样一个称呼去小心谨慎地维护,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所以,他现在更想演接地气的角色,比如正在拍的新剧《旋风十一人》中,他留起胡子,扮演落魄的足球教练,“我已经过了出演美少年的阶段。相信当初一起追随《仙剑》的观众也都成长起来了,我们都有了变化,李逍遥就应该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新剧角色,变身原型是勒夫的足球教练

新京报:《风中奇缘》很受大家期待,你在里面还是一个“美少年”的形象?

胡歌:其实我会比原著中人物的年纪大一些,我已经过了少年的时期,也已经不美了,再说美少年也太牵强了。比如我有10样东西,我希望能有不同的角色都展现出来,而不是只给大家看两样,那其他8样就浪费了。之前我演过很多古装偶像,帅气、靓丽这些大家都见过了,我想给大家看看其他那几样。演员肯定不只是养眼、好看就行了,那样的话就是模特了,演员要让观众有共鸣。

新京报:正在拍的《旋风十一人》对你来说有什么挑战的地方吗?

胡歌:其实刚开始我对这部戏不是很感兴趣,最初还是觉得这个剧偏偶像,这两年我一直想摆脱偶像的印象,所以去演话剧,也想往正剧上靠。后来是这个题材我喜欢,很少有体育、校园、励志相结合的题材,而且这个人物也有发挥空间。他是一个职业球员,因为打了假球,还有伤病,遇到人生低谷,机缘巧合来到学校做业余足球教练,他和学生互相改变,很励志。

新京报:你球技怎么样?

胡歌:演出来踢得很好,不演的时候就不怎么样。反而是剧组这些小球员踢得特别好,进组第一天他们还没有我踢得好,现在都生龙活虎、有模有样,跟半职业运动员似的,我已经赶不上他们了。我跟他们越踢越没有信心,只有跟住跑的份。

新京报:剧中你齐齐哈尔市哪里看癫痫病专业留起胡子的造型也很特别?

胡歌:这是我第一次整部剧都留胡子。这个人物的原型是勒夫,是根据他设计的造型,我自己也喜欢勒夫,世界杯期间德国对美国的比赛我也看了,他和克莱斯曼之间的师徒情也很有故事。

新京报:你在韩国和金秀贤一起领奖的时候,也是这个造型?

胡歌:其实颁奖的时候我也没办法,因为胡子剃不了,好不容易颁奖我也想年轻点。当时还准备了韩语,但没想到一上台就特别紧张,有点蒙。我唱歌就记不住歌词,韩语也记不住。

自我定位,演富二代就头大,演农民有招

新京报:大家一提到你,最先想到的还是当年《仙剑奇侠传》中那个翩翩美少年,但好像你最近接演的几部戏都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胡歌:我是希望能演一些更接地气的角色。毕竟我的年纪也上去了,漫画、游戏改编的(电视剧)需要很唯美,从演员到化妆都要很美,才能还原出原著。我已经不是翩翩美少年了,已经过了20、30岁的阶段,现在面对的30、40岁希望尝试不同的角色,不想老原地踏步。

新京报:有一张美貌的容颜对于女演员来说可能是个优势,我不知道对于男演员来说,比如你一出来大家首先想到的还是“美”,这算是一个困扰吗?

胡歌:我(车祸)复出之后就没人这么说了吧。也没有困惑,就是不服气、不甘心。这在我没有做演员之前就有了,我上中学那会儿也是少年轻狂,就不想别人老看我的外表,看不到我的内在。但其实做了这行,毕竟外表好这也是先天加分的因素,要是因为这个老抱怨,也太作了。

新京报:你觉得你在表演上有短板吗,就是有什么不擅长的角色吗?

胡歌:像高富帅这类的角色其实我是不太有信心的,反而是让我演个农民我特别有招。好多剧本都找我演富二代、海归、精英,我一听就头大,不知道该怎么演。可能我不是富裕家庭下长大的,反而是演社会底层小人物,我能很快抓到他们的内心。

新京报:大家对你在《如梦》中的表现印象也挺深的,你觉得演了这部话剧给你带来了什么收获?

胡歌:没那么浮躁了,影视圈和话剧圈完全不同,我认识不少话剧演员条件也很好,可以拍戏赚钱,但他们都对话剧特别有感情,我很佩服。这些人在一起,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是我以前不太能看到的。我觉得我还没有跟赖老师(赖声川)学够东西。

■,快问快答

父母催你的婚姻大事吗?

胡歌:也催,但还好商洛癫痫病在哪治疗最好,也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我和父母最常聊的话题无非是健康、工作、情感,和你们记者问的差不多,我平时怎么对付你们的,在家里照说一遍就行了。只要父母高兴,我说什么都行。每次和爸妈约好回家吃饭,我压力都会很大,不管多晚他们都坚持等我,有时候回去看到满满一桌子菜都凉了,他们却坐在沙发上吃饼干,我实在过意不去。

你觉得自己是文艺青年吗?

胡歌:不是。我在豆瓣上看过一个文艺青年的几条标准,我觉得我连儿童癫痫病吃几年药个伪文艺青年都算不上。作为一个文艺青年,最起码要有一定阅读量,对电影、音乐也都要有了解,要有一定的底蕴,我觉得我还不够(记者:还有人觉得“文艺青年”是个贬义词,有点“作”的意思)。我从来没觉得这是一个贬义词,文艺青年最起码代表着不会随波逐流,我最多就是有个雏形。

有负面情绪会怎么化解?

胡歌:有些人喜欢和别人聊天、倾诉,我一般都自己消化,情绪不好根本原因还是在自身。就算找个朋友聊天,酒后吐真言,但醒过来负面情绪还会在。

本版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刘玮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