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含饴弄孙 >> 正文

揭秘钟馗特效陈坤李冰冰如此变身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5-4

揭秘《钟馗》特效:陈坤李冰冰如此变身

过度解读Vol.29 解读《钟馗》超强特效

陈坤突然化身魔版黑钟馗,李冰冰在飞起的一瞬变身雪妖、吉克隽逸秒变蜥蜴精,这些一气呵成的变身镜头,连同仙人魔三界的酷炫场景一起,在视觉上冲击了电影《钟馗伏魔:雪妖魔灵》的观众。

在首映礼上,监制鲍德熹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幕后团队一一请上台,韩国Micrograph公司的两位特效总监金钟弼和Bernard作为600多人特效团队的代表被重点介绍。对于特效镜头高达77%的《钟馗伏魔》,这个团队至关重要,鲍德熹透露,片方为了视觉特效投资超过5000万。

鲍德熹将大部分工作交给韩国的Micrograph公司完成,又花费每人每月五万到十万人民币的人工费,从好莱坞请来动作捕捉、定位、动画、合成、渲染、灯光等方面的15位大师,带领各个小团队的工作。最终在短短七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钟馗伏魔》视觉特效的制作。

说起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视觉特效大师,鲍德熹对他们的工作效率大加赞赏,他也反复提到,希望中国能重视视觉特效人才的培养。

监制、主编:陈弋弋

副主编:钱德勒

采访、主笔:杨晋亚

编辑:梵一

电影编辑:黄卓

《钟馗伏魔》剧照

资产研发阶段:

从《无极》吸收经验 新西兰特效公司用一年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制作资产

黑钟馗形象来源于火山熔岩 西方感是刻意为之

2005年,鲍德熹作为摄影指导参与了电影《无极》,片中张东健被牛群追逐的一场戏至今让他印象深刻,“我看了剧本以后我只是用四个字形容他们,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意思是拍不到”,这场戏最后使用了CG(电脑动画)呈现。但在鲍德熹看来,虽然片方意识到牛群必须用CG做出来的时候离电影上映还有一年时间,却没有利用这个时间开发资产,最后导致了这段失败的特效。

“所以我学到了,就是要准备,《钟馗伏魔》的资产开发在一年前就开始了”。鲍德熹为《钟馗伏魔》的资产制作阶段留出了充足的时间,他请来了新西兰的顶级特效制作公司WETA为电影开发黑钟馗、雪妖、蜥蜴、魔王、麒麟、天马等人物资产。WETA公司曾5次获癫痫频繁发作怎么办得奥斯卡最佳视觉特效奖,《魔戒三部曲》、《金刚》、《阿凡达》《猩球崛起》等片中的特效均出自于WETA的制作团队。

鲍德熹介绍,在电影特效领域,“一个CG人物就是一个资产,最关键的是做成的东西必须能够运动,每个关节可以动,眼睛可以眨,皮肤可以动。其次,资产开发阶段还要设定好整个材质,包括皮肤是怎么样,有没有毛,毛有多少,颜色是怎么样的,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设定好,你才能进入CG的制作”。WETA一共为《钟馗伏魔》制作了至少10个大的资产,还有各种小妖怪,以及CG人。WETA负责最初的概念设计,再由中国团队修改,历经十几次才最终定稿。

黑钟馗是电影最重要的一个资产,整体造型非常酷炫。电影里的魔界有一座不断流淌着熔岩的火山,而黑钟馗的皮肤纹理也正是熔岩,鲍德熹通过这一细节暗示了钟馗与魔界的关系。不少提前观影的观众表示黑钟馗的造型非常西方化,鲍德熹透露这是他刻意的设计,“这是中国一个古装的题材,但在这个古装片低潮的时候,我们还是不断重复你想象当中的中国古代的那些超级英雄的样子,那就真是动漫了”。

《钟馗伏魔》剧照

拍摄阶段:

使用最先进的动态捕捉和表情捕捉技术

调动群众演员要靠小技巧

为了表现出CG人物真正的七情六欲、体现出人物的细微表情和内心情感,鲍德熹采用了先进的动态捕捉和表情捕捉技术来拍摄演员的动态,再移植到CG人物身上。在《阿凡达》等电影中,面部表情捕捉使用的是HMC(Head Mounted Camera 头戴式摄像机)拍摄的,但头戴式摄像机比较笨重,也会使得演员表情不自然,因此鲍德熹建议运用多台摄像机从各个角度同时拍摄演员的面部,最终综合所有数据,达到比头戴式摄像机更好的拍摄效果。在实拍中,演员的脸上的点就是一个记录的符号,记下演员面部肌肉的运动数据。通过特制的穿戴设备,演员的每一个关节的运动也被记录,最后CG人物才能呈现出真人般的动态感觉。

在动作捕捉和表情捕捉的拍摄过程中,演员必须很有想象力。戏里李冰冰有一场抱着黑钟馗大腿的戏份,实拍时她抱着的其实是一个道具软柱子,摇晃的力度全靠悟性。因为面部捕捉到的表情最后要移植到三米高的CG人物上,演员的表情幅度也必须比平时更大,比如陈坤在做睁眼的动作时,必须把眼睛睁得更大,才能与三米高的人物匹配。

在电影中,陈坤变身后的黑钟馗是一个三米多高的CG人物,这也对群众演员的想象力提出不小的挑战。有一场戏是陈坤变身黑钟馗站于人群之中,需要300多个群众演员 的视线看向同一个高度,“他们怎么可以同时看一个位置,你看什么呢,你要有个实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鲍德熹让工作人员操控小型模型飞机飞到三米的高度,这才完成了这场涉及到CG人物的群戏。

《钟馗伏魔》剧照

CG制作阶段:

每个角色花费4个月时间,3D制作触及新难度

WETA公司提供了可以活动的资产,动态捕捉获得了CG人物的运动数据,韩国的Micrograph公司则需要将现有的材料结合,最终完成3D版CG人物的制作。在这个过程中,Micrograph需要完成几个绑定。首先,把CG人物绑定在真人的表演当中,特效总监金钟弼介绍,“我们运用了3D Scan技术把演员的脸360度拍摄以后,运用到后期制作上,从而将数字角色和演员做得很像,每个人物大约做了4个月”。其次,把所有的场景、拍到的东西绑定在一个画面上。在这过程中要做绿布去除、跟踪绑定等操作。

影片中的镇妖塔、仙人庙、仙人魔三界的重要场景也是由中国的美术设计团队和韩国的特效公司共同完成。在实拍过程中,全CG的镜头使用了全绿布;而镇妖塔的塔顶和塔底则制作了真实的道具,将CG与实景结合。

鲍德熹透露,全片95%的镜头都是3D拍摄,只有5%的镜头是由2D转化为3D。3D的呈现效果使整个工作量翻倍,需要做精准的对位调节。3D的关键是靠左眼和右眼组合而成,制作完了左眼,还要做右眼。3D从本质来说是不匹配的,因为一个镜头是透过一块玻璃拍出去,一个镜头是对着45度的玻璃反光拍出去,从物理角度来讲,左右眼的色彩就很不同。为了解决双眼匹配度的问题,鲍德熹的团队先用电脑去锁定两部机器的对位,“两部机器的对位的精准达到一个解像度,在这个精准达到了以后,再调两个眼睛的眼距,前景和背景的区别”。

《钟馗伏魔》剧照

最有挑战镜头:7个月完成1分20秒的全CG镜头

最难做的CG:5个月完成30个水下镜头

影片后段雪妖在海上追赶黑钟馗,用拥抱融化怒火的1分20秒的长镜头令观众印象深刻,谈起这个镜头,特效总监金钟弼、Bernard和导演鲍德熹都不约而同地将之称为最有挑战性的镜头。

这是一个纯CG的镜头,也是鲍德熹最初坚持的一个镜头,因为涉及到大量程式的计算,还有面部CG中最难制作的瞳孔特写,这个镜头的完成花了差不多7个月的时间,“这个瞳孔里面的每一根血丝,还有雪妖的冰泪滴进去,这个血丝不断地散开,慢慢变成一个比较没有这么红的眼睛的过程,真是很花时间去计算”。

韩国的Micrograph特效公司在7个月的参与时间内制作了超过1200个特效镜头,因为工作量太大,鲍德熹又请来德国的Pixomando公司专门负责制作魔王和钟馗如何预防癫痫病发作水下打斗的一段戏。这段戏只有短短30个镜头,却花了五个多月的制作时间,“因为这个牵扯到水下,水下的CG可以说是在CG当中是最难做的,最需要时间。比如说我游过你,我身边的的水是要跟着我的身体做成一个仪态,这不像是我们在陆地的时候,我一拳打过来就是一拳打过来就可以了。在水下产生的所有儿童癫痫的发病原因的动态都要计算出来的”。

(杨晋亚/文)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